啊,喜欢的太多反而没什么说的啦,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某废刀制造机的刀剑本丸—02上

主亲情友情向,无任何爱情向描写。

傻白甜的文

求评论。

以及我后悔先写后出场的一期一振了,三千八百多字发不出去好痛苦,这导致我卡药研和秋田了。

第二章 药研与秋田的到来—上

药研是战场上捡回来的粟田口短刀,捡回来的第一天,药研就被多才多艺的审神者圈粉,会做饭会洗衣每次安排管理都是恰到好处的,可以说不需要任何人担心啊。

甚至就在他到来的那一天,会做手工的审神者塞给他一个小小的药研造型布偶,看起来头重脚轻傻乎乎的,这样的小礼物倒是令五虎退一阵羡慕。

在审神者蹲下来和蔼的摸着五虎退的头发哄着他说:“下次也给你缝好不好。”

有些怯懦的五虎退欣喜的点头,却又提出了令人头疼的意见,他想要加上那五只小老虎。

药研装作没看见大将听到要求后那副牙疼的样子,同时将布偶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大将的脾气很好,很会照顾人同样的也很关心本丸里的刀剑们,这是药研通过三天的观察得出的结论。

即使床单被小老虎抓破也不会有任何抱怨,贤惠的审神者会细心的将床单补起来,同时安慰替老虎背锅的五虎退,在注意到陆奥守吉行因为接连出战而情绪不好的时候会特意给陆奥守吉行制作美食减缓疲劳。

近乎是宠溺的态度令药研一边为自己家审神者骄傲的同时也对自己废审制造机称号产生了怀疑。

作为刀剑中一员,他同样争强好胜,既然无法在家务上帮助审神者那么公务上总可以帮忙的,然而药研轮班作为当天的近侍来到桥原春雪办公之处时,桥原春雪已经处理好所有文件并将其交给工作人员等候处理。

药研很挫败,他没有放弃努力,他继续开始新计划。

厨房,经过三小时精细规划的药研遇见了正在烘培小饼干的桥原春雪,帅气的审神者穿着小碎花的围裙正在调试烤箱,十分钟后,一人一刃都嗅到了诱人的香气,药研在品尝第一块之后,默默的主动的在审神者疑惑不解的眼神中倒退出厨房。

当然临走前,桥原春雪拿出一半的饼干交给药研,请正在本丸修整的大家一起吃。药研藤四郎最终怀里抱着三袋饼干站在厨房门外。

药研藤四郎的废审反击战第一战,失败。

第二战的战场就是战场,药研藤四郎决心给自己扳回一城,战场上他拿到了三个誉,转头看一眼自家审神者,正对上桥原春雪带着笑意的目光。

药研莫名觉得自己发飘了一下,但下一刻,他就沉稳说:“交给我吧,大将。”

不管是什么都会让你放心的,所以放心交给我吧。

桥原春雪看着小短刀一副努力表现出沉稳可靠实际上周身却恨不得写满“快来表扬我”的样子忍俊不禁。

“药研,很厉害嘛。”陆奥守吉行说,“咱可没有落后。”

“春雪大人,还在后面。”五虎退努力顺畅的说,“所以我也会加油的,不,不会输的。”

小老虎们再次唱起了五重奏。

一人三刃五虎一边向前走一边仔细侦查周围环境,不敢放松警惕。

“脚步声。”药研皱眉向左边看去,他挡在最前面,五虎退和陆奥守吉行也往那个方向看过去,却看到一个满身伤痕的小孩子跌跌撞撞往这边走过来。

“是秋田。”五虎退说,说着就想要往那个方向跑去,查看秋田的伤势。

同样是粟田口短刀,相比之下药研却更加沉稳,他停住脚步,却看见自家一直站在后面的审神者竟然走了过去,走过他的时候,一直温柔的审神者表情却是难得一见的难看,“跟上,药研。”他命令道。

“是。”同样担心秋田安危的药研也同样跟上,帮桥原春雪侦查周围的危险。

一般在战场上捡到的刀剑多半是原型,但这一次的居然是以付丧神形态出现于世,看起来还受了重伤的样子,这件事绝对不简单,在这种地方决不能掉以轻心,他要保护好大将,药研想。

走过去才发现秋田伤的比他们想象中更加严重,秋田满身伤痕,皮夹几乎全部断裂,刚才与其说是跌跌撞撞的走不如说成是在半爬着向前。

“该死的。”他听到桥原春雪低声咒骂,然后抱起了那个已经亚昏迷却仍然向前爬的秋田。

“全体返回本丸。”抱起秋田,桥原春雪双眉紧蹙,他没有说刚才在抱起秋田的那一刻感受到的属于他人的灵力波动,而是选择先将秋田带回去,这样下去碎刀也不过是片刻。

迅速将秋田带入手入室,一人三刃的气氛却开始不自觉的沉重,这样的情况很明显,只是秋田的审神者仍然没有出现,这让很简单的事件出现问题。

“我现在立刻向上面汇报这种情况,不管秋田的审神者是谁,这样的行为都太过分了。”桥原春雪开口打破了近乎凝滞的气氛,他轻轻摸了摸因为秋田受伤而难以控制眼泪的五虎退,想要给他一点安慰,却让五虎退的眼泪掉的更快。

“春雪大人,秋田…会碎刀吗?”对于刀剑付丧神来说,碎刀便意味着死,即使长相相同的伙伴再度到来,也不会是那个曾经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了。

“……会没事的。”药研走过去说,一向冷静的他更是在这种情况下理智的安慰着五虎退,“大将将他送来的很及时,即使伤势很严重,但治疗及时,秋田一定会没事的。”

陆奥守吉行却不自觉的将目光放在审神者身上,他总觉得审神者刚才那一刻是在想什么事情一样,直觉告诉他不要在这个时候打扰审神者。

桥原春雪确实在想事情,他很严肃的考虑着本丸后面的暗堕刀剑们,以及狐之助说的苛责。

秋田的事情是一个意外,却给桥原春雪敲响了警钟,这世间有千万种人,有的人是从一而终的好人也有人是半途而废的恶人,世间冷暖,自然造就千种人。

桥原春雪不好也不坏,除了偶尔圣父心理发作会做一些让他自己都觉得当时的自己脑袋抽筋的事之外,他这个人就是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家伙,除了经历和职业异于常人。

可是也有这样的人,他们愤世嫉俗自认为看破红尘自以为高人一等,这种人在审神者中尤其多,骤然间提升的地位和实力足以让人被冲昏头脑,于是仗着和刀剑们的契约可劲作死,直到自己死到临头才愤恨的说,你们都是背叛者。

桥原春雪这次想的多了一点,他准备去拜访一下本丸后面的刀剑们了。

不过一切还要等到秋田苏醒再说,秋田并非这座本丸的刀剑最终恐怕还是要回到时之政府中的,如果可以的话,桥原春雪希望他能与秋田结契。

我就是看不惯有人灵力不如我却比我还张狂的样子吧,圣父心理发作的桥原春雪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桥原春雪同时将自己被忠犬杀死的脑洞打上一个大叉,那样的自己也和那些可劲作死的审神者没什么两样了,他有点嫌弃那些审神者的自杀档次了。

桥原春雪脑子里想的东西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白,正如他现世里的同伴所说,他就是个神经病。

第二章 上完

嗯,男主的废刀养成计划才刚刚开始。和上一章的梗相关联一下,至于桥原春雪是怎么发现暗堕本丸的,其实上一章已经有伏笔了。

评论 ( 14 )
热度 ( 72 )
TOP

© 夏色的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