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欢的太多反而没什么说的啦,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假面骑士Wizard】家养笨猫(字数不够的粉点文)

   家有笨猫

 

寒冷的冬天,仁藤攻介缩在纸壳子里瑟瑟发抖,两只猫耳朵有一下没一下的抖动着,浑身更是抖得厉害,我、我好饿,好想吃面包店里的蛋黄酱。

 

但是这样的冬天,路上的行人都是匆匆忙忙的赶着去上班、上学那里有功夫关注一只快要冻死的流浪猫?

 

“哎?阿历,阿历快过来,这里有流浪猫啊。”随着小孩的声音,盒子被打开了,纸箱里的温度更低了,仁藤攻介虚弱的动了动。

 

“晴人,先把它抱进面包店吧。”女孩软嫩的声音如是说道。“它看起来冷得不行了。”这么说着,女孩温暖的手抚摸攻介的全身,攻介缩了缩身子。

 

“嗯,走吧。”被叫做晴人的小男孩抱起纸箱子,带着仁藤攻介向它梦寐以求的面包店走去。

 

身为喵咪族的古代魔法师,仁藤攻介会变成现在这样一只流浪猫和他喜爱的考古有直接联系是没错的。所为考古毁一生不外如是。

 

因为考古魔力被封印,还被所谓的猫族祖先奇美拉附身,就连人型都保持不住,今天的仁藤攻介也是一如既往的心塞,这种祖先是用来坑后辈,绝对。

 

只能保持喵形态的仁藤攻介就这么成了一只流浪猫。

 

狼狈的在街上流浪,最爱的蛋黄酱更是连见都见不到了。

 

为了生存下去,仁藤攻介第一次收起身上的刺,老老实实窝在操真晴人的怀抱里,面包店里暖气开的足足的,更是有一间小壁炉,仁藤攻介往操真晴人身上蹭蹭,卷成一团。

 

而操真晴人就带着好奇的目光看他,不时地用手指戳戳猫耳朵和猫尾巴。阿历捧着一只茶杯,轻抿可可。

 

突然,操真晴人露出想要恶作剧的笑容,他抱着攻介站起来。

 

攻介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和形式不利于他,一时间开始挣扎起来,但身体里的美气啦却跳了出来。趾高气扬的指手画脚:“把那小子给我吃了,饿了。”

 

“不可能!”当然,在人类的耳朵里这只是猫咪挣扎时发出的惨叫,晴人的目光却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阿历怔住,但随即也站起来,端着一份甜甜圈递给晴人。

 

看着少女的笑容,本来脸色微冷的晴人又再次放松起来,完全没有刚才的冷淡,他轻轻挠了挠攻介的下巴,将他放在了壁炉旁边的毛毯上,攻介嗅着蛋黄酱的美妙味道,旁边是温暖的火炉,他就这么睡着了。

 

没错就是睡着了,作为喵咪组的古代魔法师,仁藤攻介的心还真适合传闻一样,大的出奇。

 

而晴人扶额长叹,看着妹妹欢喜的笑容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晴人坐在壁炉旁,端起咖啡靠在沙发上,看着女孩和刚捡回来的笨猫,微微一笑。

 

 

 

尽管捡回来一只笨猫,但是既然捡回来了,就好好养着吧,他这样在心里想到。

 

end

 

 

@天堂的恶魔 你点的文,字数不够,但是我中途脑洞开到别的地方去了,对不起QAQ还拖了这么久,放一点法兽脑洞。

 

 

沉厚的钟声回响在大地之上,穿过城镇村庄,传到操真晴人暂居的城市,这座城市算是少有的存在于这片大陆没有被感染也不在保护阵保护范围的小镇,尽管鱼龙混杂,但无疑这座小城市中充满的生气让人沉醉,于是仁藤攻介也背着个包,溜溜的跑到这个城市,来考察一下这里。

 

但就在仁藤到达的第二天,这里就被魔气侵袭了,很多人类都被感染,成为没有理智的怪物,肆意攻击着他们的亲人、朋友,一时间,整个街道惨叫连连,操真晴人透过玻璃看着这混乱的一切,轻轻在玻璃上用食指写下繁复美丽的花纹,手指上的戒指发出夺目的光,

 

在最后一个花纹附在玻璃门后,整个魔法阵完成了,红绿蓝黄四种颜色不断交换,最终定格为了金色与黑色交错,晴人眸色稍暗,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割开动脉,看着血液喷射出来,晴人既没有兴奋,也没有开心,他看着血液快速流失,而魔法阵的亮光更甚,眼里的光芒一下子亮起来,他伸出手,想要将手伸进魔法阵中,仿佛只要这样,他就能复活他心爱的妹妹一样。

 

但和他的预期并不一样,仁藤攻介顺着魔法波动找来这里,打断了这个邪恶的魔法阵。仁藤攻介一脸愤怒的揪住晴人的衣领,质问他原因。

 

操真晴人很老实的再说出:“是因为……”后晕倒了。

 

而仁藤却莫名觉得这个留着魔族血液的人类小鬼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随即他就打消了这个疑惑,保护阵里的世界可是和保护镇外的世界完全不同,阵外充满战争,阵内一片和乐文明发达,阵里的人出不来,阵外的人进不去,眼前这个想要将整个城市献祭给死神,以求和自己妹妹见上一面的人类小鬼,又怎么会是十几年前生活在阵内的小鬼头呢?

 

一边这么想着,仁藤攻介扛起昏迷的操真晴人在其他人到来之前逃之夭夭了。

 

确定逃出城市后,仁藤松了口气,尽管说是魔族的小鬼,但看着他那张脸,仁藤攻介还是没办法放心下来,只能带着他先逃开了。

 

操真晴人就那么从仁藤攻介身边走过,没有停留的意思,就像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仁藤攻介自己一厢情愿一样,仁藤攻介站在原地,在操真晴人走过后,他没有回头,而是更坚定的走向相反的方向,哪怕道路不通,哪怕千难万阻,操真晴人我都会把你拉回来的。这么想着的仁藤攻介毅然决然走向操真晴人的对立面,而这两人都没有后悔。

 

悲剧之所以是悲剧,就是源于它的戏剧性,最终尘埃落定的那一刻,就是双方之一死亡的那一刻,没有什么必须的理由,也不是什么动人的爱情。

 

只是因为这是一场战争,仅此而已。

 

硝烟和战火,号角声与惨叫,必将重新降临在这片大陆。

 

 

剩下的粉点文会慢慢发上来的。

评论 ( 1 )
热度 ( 30 )
TOP

© 夏色的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