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欢的太多反而没什么说的啦,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止鼬】焦黑的烟花(晓设定)

OOC严重,理科生语体教,逻辑不通。

晓止鼬

血色月辉不祥的照亮前路,于黑暗中发出凄厉叫声的乌鸦腾飞空中成为宇智波一族灭族之夜最深刻的画面,在那个月光皎洁的深夜,黑色成为宇智波家的噩梦,那只红瞳更是成了全族人的噩梦。没人知道为什么失踪的止水在莫名其妙失去一只眼睛后会突然蹦出来,然后将手中的兵器对准自己的同族,一个不留,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更年幼的少年,同样是宇智波家族的天才人物,木叶中和“瞬身止水”齐名的宇智波鼬,很多人甚至连打开写轮眼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剥夺生命,宇智波一族的樱花树上一只乌鸦静静地站在枝头上,俯视眼前的一切。

在宇智波家最后一人失去呼吸后,乌鸦凄厉的叫声划破深夜的寂静,一切却还是那副宁静模样看不到暗流涌动。

在这一天无数人的命运就此改变,正式走向不可预见的岔口,却又有着相同的终点。

 

生命被终结后转换成文字后重量只剩下轻轻的一张报告薄薄的一页纸上记录记载了宇智波一族的死亡名单,止水的手却连拿起纸都有些艰难,宇智波家族人不少,可是从前没有直观感受的止水在拿起名单后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名字密密麻麻的宇智波,他的头晕了。

似乎有凄厉的惨叫声在他耳边响起,可是那场杀戮却是无声的。

这些都是幻觉,拥有最强幻术的止水暗自提醒自己,这都是幻觉。

“止水,”小天才停下来,目光沉静看向止水,“你还好吗?”

“啊,我当然没事。”止水强迫自己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右手搭在鼬的肩膀上,“没事的,鼬,不用担心我。”

挚友担心的看着他,止水在心中苦笑,明明自己才是更为年长的那个却被安慰了呢。

止水故意将手放在鼬的头上,然后揉乱,果然得到了挚友的瞪视。

“鼬,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木叶的和平。”

止水说。

 

身着黑底红云袍的止水身边跟着鼬,两人不断在林间穿梭,这一次的歼灭任务并不困难但是由于对方的躲避能力多浪费了时间,这才让时间稍稍延长些许,但这也只是猫捉老鼠的附加乐趣罢了,多挣扎一点时间根本就是无用功。

轻易的让目标任务陷入幻境后,止水干脆利落的一招下去,对方便去见了死神。

鼬沉默的跟着止水,手上是一把苦无。

止水一笑,手抚上鼬的头发,或许是对挚友有了抵抗力,鼬只是盯住止水却不说话,那两道法令纹却是显得更深刻,仿佛苦大仇深。

“嘛,今天可是夏日祭,开心一点嘛,小鼬。”止水仅存一只的写轮眼此时已经看不清一米外的东西,但是他还是准确无误的拉着鼬往正在举办庆典的村子的方向走。

“……”沉默着却心甘情愿的被止水拉着往庆典走去的鼬没有说话。

 

由于使用瞬身术,他们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就已经到了这个小村庄,村子并不大也没有忍者,没有忍者的村子不需要名字,所以这座村子的名字就是村。

在村中,本来并不多的人似乎都出现在大街上,让这条长长的街挤满人,止水和鼬穿着普通的衣服,被宽大袖子遮住的双手紧握在一起,他们黑发黑瞳的长相在夜色的掩盖下并不出众,没有人认识他们,没有人认出他们,只有止水的独眼偶尔会引起路人好奇的注视,但是随即就擦肩而过,夏日祭的活动很多,尤其是夜晚十点还有烟花表演,据说是相当有名的发明家特意制造的拥有图案的烟花。

这是个和忍者完全无关的村子,纵然同样有着尘世的诸多烦恼,但是清淡的幸福充斥在村子里的居民身上。

“木叶也有类似的庆典呢,”止水歪头说,“每年都会有纪念木叶建村的活动,我记得那个时候我邀请你你还拒绝我了呢。”

“啊,因为父亲和母亲并不在家,我必须照顾好佐助才行。”鼬说。

“是啊是啊,我还被佐助瞪了呢,竟然会被认为是抢走哥哥的变态啊。”

“明明只是训练而已。”鼬回忆弟弟的时候嘴角轻轻向上弯起,本来凛冽的眼神变得柔和。

止水突然又听到那凄厉的惨叫声了,就在耳旁,似乎还带了凉风,止水浑身冷汗淋淋。鼬疑惑的看着他,伸在半空中的手被一把握住,几乎是瞬间,他感觉自己被紧紧抱住。

而他没有任何想要反抗的意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止水在和他一起加入晓之后总会突然抱住他,毫无理由的。

“止水……?”肩膀上的重量提醒着鼬止水将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他突然很不自在。

“阿拉,没事啦。”本来的担心在看到止水突然抬起的脸上带着的微笑后消失得无影无踪,鼬稍有些尴尬,却被挚友再次握住手。

“鼬,看,丸子。”

青年伸出的右手上是两串被装在一起的三色丸子,那大概是刚刚进去庆典时候止水突然消失的时候买的,现在摸上去还能感受到稍许温热,只是买了之后一直被握在那宽大的袖子中。

“谢谢。”

“小鼬又在客气啦。”止水微笑说。

 

夏日祭从六点就开始,时不时有身着浴袍少女提灯走过,身边带着同样浴袍打扮的男士三三两两围绕在小吃摊位附近,现在已经接近八点,似乎有什么东西引起人们的惊奇,叫好声,喝彩声一片,鼬的注意力稍稍被人群集中的地方吸引。

他转头,而止水马上就体贴的问:“鼬要去看看嘛?说不定是杂技表演呢。”

刚想拒绝的鼬被止水的手牵向人声鼎沸的地方果然是杂技表演,灵活的猴子在一根被人用舌头顶起来的竹竿上爬上爬下,时不时对人拱拳,还挤眉弄眼的。

不过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的不太清,鼬扭头看向止水却看到止水平静的看着他,那只眼睛黑漆漆的看不见一丝光亮,他们贴得足够近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可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盘旋在鼬的心头。

“止水,”他另一只没有牵在一起的手在止水眼前晃了晃,“还好吗?”用手比出一个一。

“啊,没事,只是看着鼬又想起了一些事而已。”听到声音回过神来的止水说。

“嗯?”完全没注意到我的手吗?即使是昏暗的灯光下也不可能完全看不到,一个猜测浮上鼬的心头。

“鼬做事永远都很专注啊。”止水转移话题。

“止水,你的视力……”鼬没有被止水的话题转移,他很快联想到宇智波家的写轮眼上,他的视力同样在长期使用写轮眼时有所衰退但是症状并不严重,而止水的眼睛……

止水紧紧握住他的手,力道之大让他忍不住皱眉,止水说:“鼬,我没关系的,我会陪你走到最后,为了木叶,为了宇智波所以相信我吧。”

“……”鼬的手反制住止水,“我相信你。”

回应鼬的是止水温暖的怀抱,“认识鼬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止水的嘴贴在鼬的耳边轻轻说到,热气从耳边吹过,鼬觉得他的脸有点热。

“止水!”

“哈哈,鼬还是一如既往的逞强啊。”止水爽朗的笑,同时松开手,和鼬拉开距离。

他不知道,在宽大袖子遮掩下鼬的手紧紧攒成拳头。

 

十点,烟花盛开在村的空中,一个接一个的窜上天空,绽放出不同的光彩,烟花是镁磷钠等金属在高温下产生的焰色反应而出现的光彩被人类利用后出现的娱乐产品在黑暗的夜空中与月亮一起绽放出光彩,尽管短暂,但至少燃烧过,哪怕最终留下的只是焦黑色的灰烬。

 

烟火结束后,两人站在距离村不远的树林中,换好衣服的止水静静仰头,却是看着皓月。

“鼬。”止水忽然叫了一声鼬的名字,鼬扶着树干转头望着止水,止水一个跨越就从鼬身后的梧桐树跳到鼬踩的那根树干上,树无力地晃了两下,便稳住身躯。

“怎么?”鼬问。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今天的月色真美啊。”止水坐下来,好像又回到小时候两人常常在一起的时光,鼬沉默半晌,也坐下来,两人的手指交缠,十指相扣,一起遥望原处散发着柔和光辉的月亮。

“是啊,今日月色真美。”

我们还有很多个在一起看月亮的时光,还有很多个感叹月色美好的光阴,我想同你走下去。即使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即使犹如烟花。

所以,鼬,请你继续相信我吧,即使我骗了你。

 

-End-


碎碎念:

你们相信我,我现在做题快做疯了,今天正在做钠这一块,其实早就写完了,但一直没空发,不好意思,画师DADA @JDS-叔 ,说好的十一失约了。

啊,月色很美就是告白了,出处什么的来自……夏目漱石。

其实这里有好多flag都插在止水身上,请相信我,这是一把糖做的刀,但它还是很甜,酷霸狂帅拽的止水完全写不出来,所以以下脑洞(请叫他看图说话):

白光闪过,宇智波止水扬起唇角,随即又重重落下,黑鸦无声落在止水肩头,和他的衣服几乎融为一体,三只血红色的眼睛同时看向尸体,止水发出一声嗤笑,潇洒的转身,一把苦无落在地上。

清脆的响声惊醒跪坐在侧面的男孩,男孩的眼睛已变成血红色,隐隐有三勾玉在转动,可是止水连回头都没有,他只是背对着鼬抬起手。

“鼬,来杀了我吧。”

此时止水的内心就如同那只永远见不到光明的左眼一样,满是黑暗。

鼬被他拉入名为绝望的沼泽中,没关系,他会托着鼬走出去的,以木叶,以宇智波为名。

(这大概是止水一人提前灭族的设定。)

评论 ( 1 )
热度 ( 23 )
TOP

© 夏色的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