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欢的太多反而没什么说的啦,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ABO】性别出错的不是我是世界???-草稿

  你未必知道我在说些什么,草稿流,存稿


王梓汐皱眉,手上验证不停,将棉签上的不明物用剪刀剪下,放入试管中,正如她所猜想的那样,伸入试纸后,试纸出现两条蓝杠,这是最简单的血迹验证实验。

  证明不明物确实是血迹后,王梓汐记在笔记本上,拿着鉴证科的照片百思不得其解。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在一个炎热的午后,一个单元楼的居民多次反应四楼有异味传出,在民警多次敲门后,怀疑是有人员死亡,在一个小时的努力后,望着这大开的防盗门,无论是围观群众还是执勤民警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呕吐声还有呕吐物的酸臭味弥漫在这间不大的起居室以及楼道中。

  尸体被人分成六块,警察分别找到摆在客厅沙发的躯干,藏在厨房冰箱里的头颅,主卧中的一条大腿,以及阳台花盆上两只被挂在撑衣架上的手臂,按理来说应该还有一条大腿,但是警方没有找到,或者说,没找到完整的。

  因为那条大腿被人扔进卫生间的澡盆中,泡在盛满水的浴缸中,此时此刻已经发生腐败。

 

  死者的尸体信息在第一时间传到市局,市局立即派人进行行动,对于此次情况尚还两眼一抹黑的菜鸟法医看着几个前辈不知所措。

  “进去现场后,无关人士一律退场。”王梓汐冷静说,“有任何突发情况立即呼叫中心,其他人跟着我一起,寻找现场证物,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alpha的气场全开,身着白色大褂的王梓汐犹如女王。

  “肖彰,你跟着。”她叫住一个实习法医,将手中的手套递给他,催促他带上。

  肖彰有点受宠若惊,尽管他名字谐音是嚣张但其实本人一直低调谦逊,而且表现优异,这一次王梓汐有心带带这个年轻人。

  这次恶性事件无疑惊动了整座城市以及记者,在下车进入房间的过程中,录像照相的声音就没停下过,而且信息素的味道也混杂不堪尤其是混合着呕吐物的酸臭味道和尸臭。

  这滋味,不是法医真的想不到。

beta还好,但是王梓汐作为alpha,已经快被各种各样信息素给弄疯了。

  这世界上为什么要有ABO拥有信息素而且味道特别大的设定啊。


评论
热度 ( 10 )
TOP

© 夏色的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