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欢的太多反而没什么说的啦,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出错的世界01

第一章
欧歆的眼睛一直绕着眼前这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转,这是一个男性Beta却是一个能让Alpha出现危机感的Beta。
欧歆的信息素在看到男人的第一刻就打开开关,淡淡的芦荟香味慢慢侵染整个包间,而男人明显没有感觉到,尽管背部紧绷但是看起来精神不算太坏。
这可比她想象中的情况好了太多。欧歆作为与部队签署特殊合约的大学心理教授每年总会对一些从事特别任务导致心理失衡的军人进行心理治疗同时这也是她研究的课题之一,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来这里的Beta军人,他一定足够优秀,因为在这个三性社会中Beta的人数尽管最多机会却不多,而能走进她的办公室的人目前没有校级以下,这个男人尽管没有佩戴肩章但是军衔恐怕不会低于中校。
欧歆内心的分析一下子将眼前男人的形象大体勾勒出来。坚韧,冷静,忠诚,服从命令,标准的军人性格,但是一个心理正常的军人怎么可能会走进这里?
欧歆静静等待男人的自我介绍,男人身材高大,眼神平静地诉说。
“欧教授,您好,我叫做明宇北,Beta男性,中校,目前在武警部队就职……”讲到这里,明宇北顿了一下继续说“担任营长,在任务中因为目睹战友被虐杀导致神经衰弱并且伴有脾气失控的症状。”
这些东西她都已经知道,她更在意在说着这件事的时候明宇北的表情。
太过平淡太过冷静仿佛说得不是自己的遭遇,而是一个三流作者讲述故事一样没有爆点,生生把故事写得像流水账一样。
欧歆左手握笔不停,将明宇北所说的事稍加整理一一记录在纸上。
“那么你觉得你脾气失控的症状有哪些?”欧歆没有继续抓住战友的事情不放,选择从另一个方面旁敲侧击。
“在遇见alpha时会特别暴躁,”明宇北说到这里瞄了欧歆一眼,才继续诉说,“我会做出一些我从前不会做的事。”
“挑衅吗?”
“是。”
欧歆问:“请问你的战友性别是?”
“男omega,”明宇北说。
“一个omega从军吗?那可相当少见。”欧歆心理微微皱眉,作为生育机器拥有发情期的omega并不适合战场风云莫变的情况,alpha也是,但他们优秀的体力和军事素质弥补了这一点,正是由于他们远超另外两性的身体素质才让他们组成部队上的中层军官阶层。
但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政府还是军队中,高级决策者几乎是清一色的beta,因为他们不受发情期困扰并且在很多方面都是占据大多数,百分之八十的性别总数让Beta渗透到各个阶层,他们的投票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心动,哪怕是持有极端alpha主义都不敢说Beta是垃圾性别,如果那样说他一定会被揍成垃圾的。
但是这也堵死了普通Beta的晋升之路,眼前这个男人能在军队中升到这个位置而且是武官,必定是不简单的。
“在敌人追踪时候,他发情期到了。”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用再问了,这就是omega面临的尴尬处境。
或许他曾经怀揣梦想,改变这个abo三性失衡的环境,但是这终究无法实现。
“……那么明中校请问您所在部队性别比例是多少。”欧歆合上笔帽,眼睛直视明宇北。
“alpha比例较多,多于Beta,没有omega。”
“那么您的战友是使用了omega抑制剂伪装成Beta吗。”这不对,有哪里不对欧歆并不能说出来。
军队是严禁omega参军的,一旦暴露,那么等待omega的是什么根本无人得知。一个omega进去特种部队后行李必定是经过检查的,不可能携带抑制剂进去并且还在这种情况下和一群拥有信息素的alpha共同训练。
有人帮他隐瞒了一切并且替他暗中携带抑制剂,这种事情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在一阵沉默后,明宇北说“我不知道。”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流露出愧疚震惊自责。
“抱歉。”欧歆说。
欧歆睁开双眼,她再一次做梦,梦到的是三天前的事。
那是她和明宇北的第一次见面,而三天后他们同处一室,被随意摆在床头柜上的绿皮证表示他们的关系已经从医患到夫妻。
这个过程太过快速,欧歆无所谓,明宇北也无所谓的态度让这里没有一点喜庆味道。
他们没有举办婚礼,也没有照结婚照,仅仅是去民政局领结婚证,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如常祝福一句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欧歆抬起头看了眼站立在旁边的明宇北回应了声谢谢。
军人结婚证就是个绿皮本本,不是兴庆的大红色但是同样艳俗,翻来一看左边是是欧歆当年拍的证件照,拍得既不好看也不难看,就是当年的脸拍黄了,看着老了不止十岁。右边是明宇北的照片,背景是绿色的拍得和现在一样,据说是他刚入部队拍得,也给拍老了。
明宇北和她走出民政局的时候就看见门口的婚纱店以及各种各样的婚庆公司,在他们走出民政局门口时,工作人员就呼啦围上来,殷勤问着有什么需要。
明宇北有点局促的看着她,动作也拘谨拘束了,欧歆看着他主动拉住他的手说“走吧,买点喜糖,就算不能拍照糖也可以买吧。”
随意找了家婚庆公司,买了各种水果喜糖一个个装进小盒子里,明宇北看熟了之后直接上手,包得比工作人员都要快,数量也对的上。
“这些大概够了。”桌子上地上都是小礼盒,里面装着干果糖果什么的,估计有几百个,大多都是要送给明宇北的战友,两个人回家的时候手上什么也没提,都放在欧歆那辆SUV上,车上除了喜糖还有各种各样的礼物,毕竟是在军队有些该送的还是要送,她牵着明宇北走进没有喜悦的婚姻,跳进坟墓。
她醒来才发现自己仅仅睡了一个小时,醒来的时候眼睛酸涩难忍,她翻身看那个男人却发现男人即使是睡觉也仍然紧皱眉头欧歆看了两眼就起床了。
她不习惯和人同睡,这是她现在才知道的事,拎着枕头,她轻轻拧开开关,蹑手蹑脚走出去。
对于这段突如其来的婚姻,欧歆真的觉得有些可笑。
当然更多的还是无所谓。只不过是被父母逼急的救急方式而已,要真说起来,他们只是互惠互利。
结婚是欧歆提出的,但是明宇北也没有反对,他们之间没有婚礼没有爱情没有该有的一切,甚至是性也不存在。
只是为了各自的目标而用出的手段,欧歆需要更进一步的资料来佐证并且逃避父母的逼婚,明宇北需要一个稳定的婚姻对象不会阻碍他的未来,他们就这样同居了。
欧歆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可笑,太可笑了。
但她没有笑,在见证过父母对她婚姻的疯狂后她就已经不会笑了。
结婚的事她没有通知父母,也不在乎父母,但是父母一定会想尽办法的插进来所以明宇北真的是目前最适合她的结婚对象。
不会干扰她也不会对她的做法有任何异议这样的妻子,她很满意。

欧歆记事很早,父母对她管教严厉,容不得一点沙子,为了让她觉醒为omega不惜搞来omega信息素往她身体中注射。畸形的世界观让他们觉得只要成为一个omega就会拥有一切,而第二性别是从十六岁觉醒的,所有人都期待着欧歆的觉醒,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欧歆会觉醒为omega可是欧歆没有,欧歆是一个完全不会对omega有任何反应的alpha。
这让她的父母疯了,他们梦想的一切都化为乌有,甚至女儿还是一个残缺的alpha哪怕alpha极其稀少他们也很不高兴。
她在觉醒后就离家出走,十六岁的alpha女性为了生存和上学东奔西走,幸好遇到了一个好心人,再后来父母找上她他们的举动更加疯狂,他们要求她娶一个omega别开玩笑了。
欧歆不会听也不想去听,可她还是选择结婚和一个beta军人结婚。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们如愿,欧歆想。

“你为什么不去死?”
“为什么你这死丫头片子会是alpha。”
“看,这是爸爸从医院里偷回来的omega信息素,只要你打了,咱们全家都有保障了。”
“惠,你听说没有,往孩子身体里打omega激素可能让孩子觉醒成omega到时候咱们可不用愁了。”
“乖啊……”

那对父母本身只是被穷困的生活下怕了,才想要给自己的孩子一个稳定的环境,可是欧歆亲手打破这个梦,于是他们疯狂了。
欧歆也疯了。

婚后生活和以前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家里多了几只碗,每天做的菜多了,明宇北自己搬去客房住,总在一间房住不太好,尤其还是他们这样见面不过几天但却结婚的陌生人。
欧歆过得像个房东,而她的房客老实得不行,同居两天家务包办,做饭全能,尽管有点大锅菜的味道但可以接受。
明宇北说话能不说就不说,提出的要求也属于轻易就能满足的,总的来说,欧歆对这段报复性的婚姻很满意。
婚假不长,两人没有去什么旅游景点而是选择窝在家里看书看电视,一个在书房,一个在客厅沙发晚上吃饭时间会打开电视,明宇北在有球赛的时候也会跟欧歆打个招呼,半夜从客房起来,将电视打开音量调到最小,桌子上两罐啤酒几碟下酒菜,一百五十分钟对着在黑暗中发光的电视傻乐,看完球赛,东西一收,如果结束的早,那明宇北会选择客房补觉,如果结束的晚就直接做完饭,欧歆那份七点半做,八点醒的姑娘吃六点做的饭,那饭菜不早就凉了?所以早饭明宇北还是选择不同时间做两份。
欧歆其实很满意,到又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花了更多的时间。
但她还是咽下感谢的话语。明宇北这样是为了利用她来干什么,他早就一字不落说了,反正也是晋升对于婚姻的要求罢了。
这次婚姻能带来的好处也是双方的。
结婚第三天,相识第六天,他的电话响了,然后只来得及招呼一声就匆匆离开,这就是军人。
欧歆坐在沙发上对着干净的客厅有点不习惯,但是一向独立的她不得不承认明宇北是个相当不错的结婚对象。
他足够聪明,而且足够勤快。
明宇北走之后欧歆重新投入教学中,有几个相熟的人走过来开玩笑询问欧大教授怎么突然想开了,居然想要结婚而不是继续奉行单身主义,而且连个请柬都不肯发。
欧歆开玩笑的将这些话题引开毕竟明宇北身份比较敏感,她知道的不多也不会向他人吐露。
她的课题资料从来都是分开的,学校里大多是带着学生一起做的课题试验,研究生导师兼着这几个学生的老板,她毕竟要考虑考虑学生,于是她经常会跑到企业里,毕竟心理学不比其他科目好找工作但是这几年倒是好了不少。
徐筠、杨湾是她研二的学生都是学习刻苦努力的好孩子,这次飞扬的单子可以交给他们试试,欧歆翻来名单,右手指着名字,左手握笔在名字前面画圈。
人选也不过是五个人,徐筠杨湾都可以带带小学弟小学妹,但是在一个名字前欧歆仍然有点犹豫,那是个omega,他的情况让欧歆难以抉择。
原因无他,这是个已经被标记的男性omega,但又是一个非常努力认真的人。
相当麻烦,她见过这位omega的标记者,十分霸道的一个人,每次上课下课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并且还曾经威胁过她。
想到这里她没有过多犹豫,将omega的名字划掉。理由不是因为他不够优秀,而是在这个世界上,考虑一个人除了他的能力还有太多东西需要考虑,家室,性别等等。
欧歆想到了明宇北,那个沉默寡言的新婚丈夫不知道他是如何从种种障碍中走出来的,不过,这好像也和她没什么关系。
她整理好人选,将名单交给飞扬的秘书处然后懒洋洋坐在老爷椅闭上眼睛。

结果出来后,omega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而被选中其他几人都喜出望外。欧歆将omega留下,其他人白的了休息时间倒开始八卦omega是不是和欧歆有一腿。
而那个omega更是一副眼圈红红的样子。欧歆站在讲台上,安静的看着他抽噎说了一句话:“你还不适合。”
你不适合,这句话压垮了omega,原本只是抽泣的他一下子放声大哭。
优秀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努力程度还是性别?他付出的努力不会比任何人少甚至更加刻苦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不够资格?难道仅仅因为他是omega就笃定他的未来只是在别人的床上度过余生像一个豢养的宠物那样?这样的世界究竟有什么公平?
欧歆看着他哭,看着他在教室里一边哭一边痛骂,心理却莫名的也有点难过,如果她也是一个omega此时是像他一样还是被关在囚笼中做一只金丝雀。
“你的努力我非常欣赏,可是你不适合这个工作,我为你安排了另一项工作。一份更适合你的工作。”欧歆一边说着,一边将桌上的纸交给omega那是一份委托,来自孤儿院的委托。
omega有点愣神,看着那张纸不知道该不该伸手,欧歆轻叹。
这声叹息惊醒omega他像是接圣旨一样接过那张薄薄的纸。
欧歆看着他的脸色不断转变心理大概明白omega不会在哭心理也松了一口气。
她和蔼的笑笑,收拾文件离开,走过omega的时候,她听到了一声带着浓浓鼻音的“谢谢您。”
“不用。”她说。
机会是自己抓住的,如果不是omega适合,她也不会将这个极为考验亲和力和功底的工作交给他。
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她突然想起来,这个omega似乎叫向阳。
方向的向,阳光的阳,向阳同学,愿你永远不要忘记现在努力拼命的你,这是老师对你最大的祝福了。
朝着夕阳方向走去的欧歆见到了向阳的标记者与他擦肩而过。


评论 ( 1 )
热度 ( 36 )
TOP

© 夏色的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