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欢的太多反而没什么说的啦,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乔王]追逐

当你转身[乔王]
一发完,渣文笔,作为乔王群里的萌新写一篇文庆祝乔王同框。

1,乔一帆在第十一赛季的时候成为兴欣的队长,同样在那个赛季,无数老人选择退役。
无论何时,退役都是一个足够伤感的话题,因为每个人都必然要面对自己手速下降,反应变缓的现实,没有任何人能抵抗得了时间的侵袭,对于电竞选手而言,尤其如此。
他也不止一次的怅然过,最终却还是一次次的告诉自己,珍惜每一刻,带着这样的心情,乔一帆在叶修退役后毅然接过队长的职务,一次次带领着兴欣从险境中脱困,他也从一个萌新变成如今兴欣顶梁柱。
已经不会有人在对乔一帆带领下的兴欣评头论足,所有人都相信年轻的乔一帆必将把兴欣带进一个新的高度。
但是还不是现在,乔一帆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在这一次,他们倒在了微草的狙击之下,止步四强。
乔一帆无法控制的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不断提醒自己在团体赛上犯下的错误,所有人都在安慰他,唯一没有安慰他的人是他自己。
比赛结束后,王杰希走在他身边,一只手搭在乔一帆的肩膀上,以一种略带骄傲的语气说:“一帆,你已经做得很棒,可是这一次,冠军属于微草。”
乔一帆一想到那时候膝盖一软,觉得刚才一杯酒闷下去的后劲都在这一刻上来了,胃里热乎乎的,他却感觉天旋地转。
队员们倒是一个个看得很开,陈果大老板早已经坐到一边拉着苏沐橙从人生哲学谈到天文地理,包子钻到桌子底下,到处寻找隐身的筷子,魏琛豪迈得对着瓶口吹,方锐则早早投降和周公继续作战了,唯一还能保持风度的大概也只有唐柔了,乔一帆站起来脚步有点打晃,扶着墙往门口挪。
乔一帆突然想给王杰希打电话了,他应该像叶神一样,得失坦然,即使失败也不能输了骨头,至少在这个时候,他是应该跟王队说一声恭喜的。
可是他说不出口,他甚至连王队的电话都没有,所以,他选择打给高英杰。
但这个时候,微草应该在举行庆功宴吧,乔一帆本来正要按在拨打上的拇指微微一顿,最终还是挣扎着将手机放回了兜里,还是别打扰英杰了,他想。

2,乔一帆最后仍然没能打电话,他在群里敲敲打打几十次,输了删,删了输反反复复无数次,最终,他跟叶修打了电话。
电话另一边,叶修似乎正在吃泡面,顺着滋滋的电流似乎鼻子里都嗅到了熟悉的方便面香气,乔一帆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忍不住的往上扯。
可是想到昨晚的失利,他的心头就被愧疚和歉意充满了,他知道,尽管叶修没能来看这场比赛,也一定在关注着兴欣,关注着大家的表现。
正当他想张开嘴道歉的时候,叶修已经说话了,“小乔,咱们输了大眼比赛可以,输了阵势可不行,来来来,我教你几招,保准大眼即使赢了也没有半点开心的情绪。”
乔一帆冷汗都冒出来了,要是真的按照叶修的方法去做的话,他绝对会被微草所有成员拉黑或者拖出去打的。
但犹豫了片刻,他还是鼓起勇气通过电话向叶修要到了王队的电话。
“哈,想试试?我到时候发给你。”叶修说。
“谢谢。”
不一会,手机振动起来,乔一帆看着那11位数字,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已经不受控制了。
又不是告白,怎么会这么紧张呢,乔一帆仰头深呼吸几次,直到觉得呼吸平稳了一下才大着胆子将电话存进通讯录里。
他甚至在做这些事之前小心翼翼左右观察一番知道确定没有人正在观察他,他才按下保存键。
他轻轻对着空气呼出一口气,凝聚出比当初离开微草时更大的勇气敲击通话键。
却在第一声“嘟“响的时候再次挂了电话,乔一帆敲敲自己的脑袋,此时此刻,王队肯定和英杰在一起,他们肯定还在庆祝,刚才不想打扰英杰,怎么现在又要打扰王队了。
”算了,明天打应该也可以吧。“乔一帆喃喃地说。
3,第二天醒的时候,乔一帆还是有控制不住的宿醉后遗症一阵阵地传上来,浑身酸弱,抬抬肩膀都挺困难的。
不过还好回来了,乔一帆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发了一会呆才想起来昨天自己扛着一群禽兽一个个送进出租车后回来倒头就睡。
这一次,他没有喝酒反而没有了那么多的顾虑,他顺畅的拿起电话拨通,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恭喜。”
王杰希那边似乎停了片刻,似乎在做什么指挥,大约半分钟,乔一帆才听到他不急不缓的声音响起,乔一帆控制不住地揉了揉耳朵,刚才一瞬间乔一帆几乎有了耳朵正在怀孕的感觉。
从没有一次,王队的声音这么贴近他,乔一帆脸上一阵发烫。
“一帆,一帆?”电话对面的人似乎因为没有得到他的回应而有一些焦灼。
“啊,啊"乔一帆控制不住,即使隔着遥远的距离他也立刻站好,如当时一样的紧张。
“怎么走神了,在想什么吗?”王队还是一样的好脾气,乔一帆默默给王杰希加上滤镜。
想想当时自己的表现,乔一帆抹了一把辛酸泪。被追赶得上窜下跳手忙脚乱的兴欣尽管稳住了局势,但是都带着伤,血条或多或少损失了一些。
“一帆,你还欠缺经验。”王杰希无意识敲击桌面,这一次团体赛地图是断河,确实是相当考验电竞选手经验和心理素质的一张图,双方各有一个角色交换区,在这种操作性极强随时都会因为选手个人失误而导致全盘皆输的地图中,队长的指挥能力往往决定着整只队伍的实力。
从这一点看,乔一帆当时的举措确实显出了他不成熟的一面,但是另一方面,在最开始的慌乱过后,乔一帆迅速控制局面,挽回败势,打了一场漂亮的防守反击战,只是正如王杰希所说的,胜利女神在这一次选择了微草,兴欣惜败微草。
王杰希从未想到乔一帆能做到这种地步,从未。
在兴欣他绽放出的光彩令每一个人侧目,每一个人里当然包括王杰希,但是王杰希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
乔一帆不适合微草的打法,放在微草里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微草来说都不是好的选择,现在,乔一帆在兴欣更好,作为乔一帆的前队长,王杰希有骄傲也有羡慕。
他骄傲于乔一帆的成长,也羡慕着乔一帆的年轻,无论如何,他都期待这个少年人能走到更高的地方。
“嗯,所以,王队下一次,下一次赢得队伍一定是兴欣。”乔一帆坚定的说,说着这话的乔一帆周身气氛似乎都变了,坚定稳健。
“我等着,一帆。”王杰希以同样坚定的斩钉截铁的语气回答,“微草和我都会在冠军的位置等着你。”
@“不。”乔一帆相信王杰希,一如他当初离开微草时,“王队,你不用等我,下一次,冠军属于兴欣。”
我一定会追上你的,我不需要你留在原地等着我,我会追上你的,然后超越你。
你我,从来不会共享荣耀,但在这一刻,仅仅是这一刻,我祝愿微草获得冠军,祝你再次加冕。
当你转身时,或许会看到我追着你的步伐,但是请不要停下来,因为我一定会追上你。
乔一帆闭上眼睛想。
如果对方始终没有转身回望呢,不要紧,因为我终究会跑到他的前面。
对着早已挂掉的电话,乔一帆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简直恨不得将自己埋进被子里一辈子不露脸。
可是,那真的是他的心声,乔一帆自暴自弃的想。当你转身
下一次,赛场见。
乔一帆自顾自许下单方面的约定。
却不知道,王杰希同样在心底如此想,下一次,赛场决胜负。
追逐的双方都不会停下脚步,也都不会转身,他们之间,只有追逐。
end

乔一帆:冠军属于兴欣,王队属于我,感情戏在哪里?
我:不会写感情戏,只有对手戏。

评论 ( 2 )
热度 ( 21 )
TOP

© 夏色的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