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欢的太多反而没什么说的啦,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某废刀制造机的刀剑本丸-梗

甜甜甜傻白甜,无虐。 审all,主亲情友情,全文清水治愈向,有暗黑本丸相关,但审神者的刀剑本丸很正常。 日常向。

审神者是非洲人,刀剑数量不过二十,稀有刀只有一期一振,能接受请继续看。

桥原春雪接手这座本丸已经十几天了,他还是会时不时被本丸里窜出的暗堕刀剑们吓一跳,没心没肺的新任审神者总是会很认真的考虑这样子被吓死是否就不用经历抢救的过程了,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桥原春雪叫住了突然出现在长廊上,浑身散发着奇异的紫色光芒的暗堕刀剑说:“要吃饭吗?”

那个身影顿了顿,毫不犹豫并且飞快地打开最近的却无人居住的房间,那背影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啊。

不用问,这是山姥切先生,桥原春雪捂着额头,扪心自问自己长得真的那么可怕吗?还是自己的声音太具有威慑力?

山姥切国广先生竟然听到他的声音就跑了,他没有打开门,只是叹了口气,礼貌性的用食指轻轻敲击木门,说:“晚饭会放在门口的。”说完潇洒地转身离去。

山姥切国广颤抖着试图用没有任何皮肤肌肉的白骨双臂将自己缩成更小的一个团,他无神的双眼空洞的盯着地面,嘴里碎碎念着:“不要过来,不要,不要……”

他条件反射的想要扯过自己的白色斗篷,却摸了个空,上一届审神者曾经将他的斗篷剪成一块块碎布条,然后扔在跪着的他的头上,再然后,他的兄弟碎在了他的面前,从那一天起,山姥切国广再也没戴过斗篷。

山姥切国广不是第一个受害者,第一个受害者早就选择了碎刀,那是今剑,小小的身体里却蕴含着恐怖的韧性,他干脆利落额选择了自我了断,这样的行为激怒了审神者,让他们所有人都被下了禁制,无法自杀,只能等待审神者厌倦后的碎刀,甚至有可能,连碎刀都是奢望。山姥切国广在阴暗的房间里痛苦的沉浸在回忆中瑟瑟发抖。

另一边,桥原春雪站在厨房门口和自己前不久从战场上捡回来的笑面青江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额请问您在做什么,“桥原春雪看着笑面青江的举动脸都要裂开了,“……放下那两个金色的刀装,不要把它塞进您的衣领中或者裤子里好吗。“

笑面青江笑了笑,用脸蹭蹭手中的金蛋蛋,一脸不甘却又开心的将刀装塞进口袋里,在礼貌的和审神者打完招呼后,留下一个樱吹雪的背影。

桥原春雪看着他的背影,沉默了,玩个刀装也能樱吹雪,看起来,他是不是应该多搓一些刀装。

但是他思索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本丸里的材料并不够他肆无忌惮的追求金色刀装,能够做到保证他们不会受伤已经是极限了,毕竟有些材料他是要用来修复这座本丸中曾经的刀剑的。

……那些暗堕的刀剑已经濒临崩溃,更多的刀剑都已经破碎了,留下来的刀剑疯的疯傻的傻,唯一勉强称得上正常的只有在夜里出行的暗堕青江先生。

“唉,头痛。”桥原春雪一边说着一边熟练拿起厨具做饭,刀剑们或许不用吃饭,但是出于爱好,他们非常乐意品尝美食,桥原春雪也会做饭,在没有废审制造机的情况下,桥原春雪一个人负担了全本丸十几个人的吃食。

秋田偶尔会和乱一起来厨房,然后惯例被一期一振拉到外面好好教育了一通。

但这一次,桥原春雪安安静静将饭做完。也没有任何刀剑过来捣乱。

“还真有点不习惯。”他自言自语说到。

十几天时间时间他已经熟悉了这座被废弃的本丸,作为一个并不称职的审神者,他拥有的刀剑并不多,但是热闹一点也不少。

桥原春雪往往会在每日例行的下午茶之后独自坐在万年樱下独自品酒,看着刀剑们嬉戏打闹。

做饭的时候总有好奇的刀剑过来围观,不时趁他不注意偷偷拿走食物。

现在这么安静还真的有点稀奇。

不过,这样安宁的生活真的挺好的,他想。

下一刻,他看着站在门口态度恭敬的石切丸和几个露出半个头的小脑袋蒙了,难怪没有刀剑在这个时候过来,他伸出手,在石切丸进行自我介绍之前,用手掌量了一下两人相差十厘米的身高,不得不承认,即使加上两撮呆毛,他也没有石切丸高,但没关系,至少加上呆毛他能到一米八。

石切丸被他的举动打乱了节奏,然后才慢吞吞的开始自我介绍。

桥原春雪看着他,脑子里不受控制地蹦出了如果石切丸一刀下去他就能变成两半然后死去的想法。

这样想着,他看着石切丸的眼神中也有了奇异的神采。
石切丸被他热情的目光吓得后退了一步,桥原春雪向前走一步,他就向后退一步,前进一步后退一步,前进一步后退一步,直到石切丸的头撞上门框一下子倒地,他听到了自家审神者毫不客气的笑声以及短刀们关切的声音,他温和的站起来,站在厨房门外,等待着审神者的命令。

“我叫做桥原春雪,刚来不久的审神者,欢迎来到这里,石切丸。”

审神者微笑着端着锅对大太刀进行自我介绍,然后出其不意的说:“请不要擅自去本丸的后面,里面有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乱“BIU”的蹦出来,配合着审神者说:“没错,里面有非常邪恶的东西,说不定是幽灵呢,一期哥从来不让我们靠近那里。”

石切丸看着好像女孩子一样的乱,又扭头看了看审神者,点头。

本丸的后面是什么,是上一届审神者离开后的暗堕刀冢,在那里埋藏着无数刀剑,破碎的,完整的,已经没有任何灵气的刀剑。

桥原春雪并没有告诉石切丸,那座刀冢中埋葬着的刀剑其中也有石切丸。

他们是不同的个体,尽管用用相同的名字也是不同的个体,桥原春雪对这种东西一直看得非常清楚。

不过话说回来,一期一振呢?

作为一个非洲人,目前为止他到三花或以上的刀也只有一期一振,石切丸和大俱利迦罗三刃。

一期一振是绝对的主力担当,大俱利迦罗天天失踪,石切丸才刚刚被煅出来,最后还得他亲自上场才行。

说起来比他更惨的非洲人还有吗,整天被快要病娇的一期一振拿着太刀温文有礼的威胁不准在本丸自杀,想要拉大俱利迦罗一起为爱而死却惨遭拒绝,和乱一起去万屋后被药研强硬拉过去测试药效,每天晚上都要看着山姥切国广偷偷洗被单,以及每天都要看着笑面青江将金色刀装塞在奇奇怪怪的地方,这个世界能安慰他的只有五虎退和秋田。

桥原春雪:QAQ心好累。

相比起不省心的自家刀剑,本丸的原住民暗堕刀剑们却出奇的沉默,到现在为止,桥原春雪也只见过山姥切先生,青江先生和一期一振先生。

据青江先生说,还有几把稀有刀在沉睡着,但是没有短刀,桥原春雪没有过多关心这原因,但每次他都会为暗堕刀剑们准备一些东西,比如饭菜,比如手入必须的物品。

或许是托这个所赐,青江先生偶尔也会来他的房间指点他一些必需的东西。

山姥切先生的问题就比较严重了,他全身都散发着时间溯行军的紫色光芒,尤其害怕审神者,只要桥原春雪一接近,被吓得发抖都是小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和五虎退走在一起,山姥切竟然隔着十米的距离直接吓晕了过去,五虎退和山姥切先生比胆子的话,五虎退绝对可以凭借绝对优势完全胜利。

桥原春雪不得不试图抱起昏迷的山姥切先生,将他送回本丸后面的小院里,差点被当时还在守门的难得保持清醒的暗堕刀剑一期一振先生一刀劈下去,索性他最后还是收刀了,或许是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五虎退吗?

反正就在那一天起,五虎退就开始特别黏一期一振了,桥原春雪没有多说什么,他一如既往对这些事保持着不过多投入到态度,静静看着小短刀一次次站在门口给暗堕的一期一振先生写东西,带着期待的神情将信从门缝中投进去。

看似柔弱的五虎退遵守了他的承诺,对见到暗堕的一期一振先生一事守口如瓶,于是同样的,他同样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只是告诉不知情的刀剑们要远离本丸的后方。

不过,对于自己家的一期一振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桥原春雪真的心理没底,如果他知道,那么五虎退不可能每天都跑去本丸后面,没有任何一把刀剑会对暗堕刀剑怀有信任,哪怕是自己的暗堕形态…但如果不知道,五虎退那么频繁地跑去审神者禁止接近的本丸后院,一期一振怎么可能不怀疑。

所以一期一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逼问他,这种有一个大秘密却只能憋在心里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他巴不得一期一振赶快来问问他。

不过如果小短刀们说的没错的话,一期一振还是知道本丸的暗堕刀剑的事,不然不会跟短刀们说不要靠近本丸后面。

可是五虎退他也没有多加干涉啊,好纠结,桥原春雪纠结一会就将刚刚烘培好的蛋挞一个个取出来。

本丸里小短刀很多,小孩子一样的短刀们对于甜点也有好像小孩子一样的喜爱。

桥原春雪将蛋挞取出的时候,小短刀们发挥他们的高机动能力已经一个个翘首以待坐在餐桌边,等待审神者的投喂。

“春雪大人,我要那个……”
“春雪大人,我要最大的哟。”
“春雪大人,春雪大人,我也想要。”

小短刀们将桥原春雪团团围住,桥原春雪拿着托盘也不敢直接放下,只好呼唤:“药研。”

“好的,大将,大家先等一下。”短刀身太刀心的药研一如既往的靠谱,当然如果没有站在第一个就更好了。

桥原春雪松了一口气,总算将托盘放下来,很快蛋挞就被短刀们分个精光。

“呼,石切丸要吃蛋挞吗?”他看着始终站在外围,露出温和笑容的石切丸问。

“不了,主公,非常感谢。”石切丸看着短刀们叽叽喳喳的谈论露出堪称慈祥的微笑。

“别那么客气,本丸中增添了新的同伴我也很开心啊,”桥原春雪笑嘻嘻的说,“本丸的大家应该都非常欢迎您呢。”

说到这里,石切丸倒是露出了疑惑:“请问本丸里只有短刀吗?我似乎只看到了……”

石切丸接下来的话突然断了,桥原春雪顺着他目光的方向往门口看,自己的近侍一期一振就在门口站着。

身后是刚刚远征归来的陆奥守吉行,大俱利迦罗和山姥切国广,看着一期一振明显越来越黑的脸色,桥原春雪第一反应就是钻进桌子底下,可惜他的身高并不允许。

“一期一振……我把鸡蛋都用完了,对不起。”没能钻进桌子的审神者老老实实先认错,“给孩子们做了蛋挞。”头上的呆毛跟着蔫了。

“哦,我也要吃。”陆奥守吉行给面子的说。

“我并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大俱利迦罗转身就要走,而社障组的另一位浑身湿漉漉的,锐利的目光始终锁定在审神者身上。

“果然我是仿品……”山姥切国广喃喃道说。

身上长蘑菇了你,桥原春雪一脸黑线看着就地蹲下浑身漆黑的山姥切国广再一次感觉浑身无力。

“不,那个你先站起来,我我我,我还做了其他的东西,等一下。”桥原春雪把自己给自己开的小灶拿出来,内心充满苦闷。

各式各样的布丁被审神者从厨房的隐藏角落里取出来,在这个时候,审神者的机动值已经超越正常水平,直逼短刀。

“春雪大人好狡猾。”乱说。

“给给给,大家一起吃。”还没来得及走的大俱利迦罗手中多了三小瓶布丁,正蹲在地上种蘑菇的山姥切国广也被塞了好几瓶草莓布丁。

一期一振就那样站着,看着审神者手腕上的伤痕没有说话。

当还剩下最后一瓶的时候,桥原春雪想要塞给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却拉过他的手腕就像外走。

“诶,不吃吗?一期尼。”

“你们先吃,我和春雪大人还有一些事情要聊。”

“……”桥原春雪没有挣扎,任由一期一振将他拉出门外,往审神者居处走去。

“您又自杀了对吗?”一期一振疲惫的问。
梗。

全是梗,慢慢更。
已确定梗:双面青江
战斗是刀剑的本分,但为什么春雪大人拿起短刀就和检非违使干上了
被宠上天的刀剑们

评论 ( 18 )
热度 ( 90 )
TOP

© 夏色的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