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欢的太多反而没什么说的啦,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某废刀制造机的刀剑本丸—01

审all,主亲情向友情向,有爱情分结局,但正文无任何感情戏。
傻白甜注意,暗黑本丸有一定涉及注意。
没有任何虐心情节注意。

好了来看吧。

求评论,卖萌给你们看。
以及某一章近四千字写好了。

第一章

桥原春雪曾经有过许多名字,一个名字便是一个羁绊的话,他已经有了无数羁绊。

这一世,他的名字并不是桥原春雪,只是因为工作原因他很随意的选择了桥原春雪这个有些女孩子气的名字,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这样虚假的名字是为了与刀剑付丧神们缔结契约。

据说真名被知晓的话可能会被神隐,桥原春雪听到这样的说法只是微笑,经过漫长的岁月,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真名,说不定拿自己这一世的真名也不会有任何反应,不过作为玩家,他遵守规则。

面对狐之助,他有礼貌的询问自己的初始刀,并没有过多犹豫的他选择了陆奥守吉行,然后在狐之助的再三确认后,他仍然坚定自己的想法选择陆奥守吉行。

这样的选择并不是出于战斗力的考虑,仅仅是因为他对陆奥守吉行手中的枪更感兴趣,一把会使用枪的刀剑无论如何想都要比其他更有趣呢。

“欢迎你,我的初始刀。”身着红色方格棉外套的青年向陆奥守吉行伸出手。

陆奥守吉行比他预想中的更加活泼或者说元气,一路上桥原春雪不止一次听到他口中剑不如枪的理论,对于这一点,桥原春雪持赞同意见。

无论刀剑男士们如何强大,面对历史的洪流他们都只能被淹没,这就是历史,不断的推陈出新,永不停歇。

桥原春雪不止一次经历过那样尴尬而悲哀的时代,甚至有时候他也是被淘汰的一分子,他一次次想要坚守,最后却发现什么都无法改变。

慢慢的他绝望了,那种以为自己能够停下脚步的念头越来越少,他也越来越喜欢逃避问题,无法解决就选择自杀,反正还有下一个世界,如果没有下一个世界就更好了,他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桥原春雪知道自己这么做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然而,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杀已经成为了习惯,这一世平稳生活了十八年,本以为是终结,却在成为审神者的那一刻明白,终结什么的就是个骗局。

他强迫自己接受这种命运,却会忍不住恶意的想象将自己的初始刀用来抹脖子会不会特别戏剧化。

忠犬只能眼睁睁看着主人去死,还是自杀,相信那个时候露出的眼神一定很有趣吧,桥原春雪用右手拇指蹭着衣服下摆想。

狐之助走在前面,用心虚的口吻介绍这个本丸,或者说,推销这个本丸。

这个本丸曾经是暗堕本丸,经过政府净化后废物回收利用,用来作为新任审神者的初始本丸。

桥原春雪没有过多评论这里的本丸,但走进本丸的一瞬间他就在心里皱起眉,他嗅到古怪的味道,好像是血,但是究竟是什么还不确定。

他开口试探着问狐之助:“请问上一位审神者的本丸里刀剑们暗堕的原因是什么。”

狐之助想了想不确定的说:“应该是苛责刀剑吧。”它选择了说出它所知晓的大多数本丸中刀剑暗堕原因。

桥原春雪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和与自己走在一块此时正在左右张望的陆奥守吉行说:“以后我肯定对你们好。”心里却给狐之助的说法打上一个大叉,苛责?虐杀还差不多,桥原春雪没有继续猜下去,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什么都别想,尤其别想进死胡同。

走进锻刀室,狐之助又介绍了一遍刀装和刀剑的使用方法,桥原春雪将四种材料按最低配比交给铁匠,一张加速符贴下去,一把短刀出现,光芒闪烁,弱气的小男孩看着他好像快哭出来一样自我介绍。

“我,我是五虎退,那个真的没有击杀老虎,因为老虎也很可怜啊。”几乎是用泪音说出这句话的五虎退得到了桥原春雪的摸头杀。

小短刀愣愣的看着主人的动作一下子有点迷糊。

“欢迎,咱叫陆奥守吉行,好不容易到了这样的地方,就来将这世界掌握于手吧。”站在一旁元气满满的陆奥守吉行说。

桥原春雪:“呐,五虎退,我是桥原春雪,从今天起,大家就是并肩作战的同伴了。”

说罢,桥原春雪又控制不住的摸了摸他的头发,脚下的小老虎们也对着它们主人的新主人表示着自己的喜爱,一个个肚皮向上,希望审神者能爱抚一下他们。

桥原春雪笑着蹲下来,抱起两只,五虎退腼腆的想要安抚剩下三只,却没能抱动,陆奥守吉行贴心的帮助五虎退抱起两只老虎,剩下一只乖乖的站在五虎退肩膀上,眼睛却追着自己的兄弟们转。

“走吧,一起去看看我们的新家。”桥原春雪笑着说,怀里两只小老虎好像迎合一样发出叫声。

“咱这就走。”陆奥守吉行也跟着往门外走,人小个不高的五虎退慌慌张张地抱好怀里的小老虎,跟着两人向外走去。

走出去的时候,五虎退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嘴角控制不住的向上翘起,主人真是一个很好的主人啊。

“嗯!”他说。

阳光下,三人一路欢声笑语的动静惊醒了这座本丸的原主之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猛地睁开,隔着很远的距离,对方似乎也能感受到三个人的情绪,带着意味不明的情绪,眼睛的主人轻轻的自言自语:“看来这一次,来了相当有趣的人呢。”

说完,那一双即使在黑暗中也散发着微弱红光的眼睛又缓缓闭上,这间黑暗的屋子又重新回到了寂静之中,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有走在最前面的桥原春雪好像感受到什么一样,猛地停住脚步,向某个房间瞟了一下,下一秒,桥原春雪便收回目光,对着走在后面的两刃喊道:“快一点,你们,太慢了。”

说完,桥原春雪抱着两只小老虎加快速度,往前方跑去。

“啊啊啊,主人太狡猾了,咱也要跟上去。”不甘心落后的陆奥守吉行看着桥原春雪越来越小的背影,咬牙道:“抓紧哦,咱可要起飞喽。”说罢,陆奥守吉行加快速度追赶桥原春雪。

五虎退在最后看着一人一刃的追着,怯生生给自己和那一只老虎打气:“加,加油,我们一起加油,能追上主人的吧。”

小老虎一挥爪子,对自己的主人加油鼓气,相信在主人的机动下,任何试图较量的打刀和人类都会被打倒。

五虎退矫健的向前跑去,追随着桥原春雪的背影,最终在看见本丸那标准的二层建筑前停下了脚步。

桥原春雪早已停下脚步,转过身侧头看着因快速奔跑而有些气喘的陆奥守吉行和五虎退,微微勾起唇角,对着刀剑们说:“欢迎回家。”

阳光下的桥原春雪逆光而立,在刀剑们眼中仿佛渡了一层金光。

是的啊,我们到家了,五虎退狠狠点头,带着一脸灿烂的笑意说:“主人,到家了哦。”

下一刻,浑身散发着金光的桥原春雪就消失了,他一脸崩溃的看着五虎退说:“退酱不用叫主人,叫其他什么都好,就是别叫主人好吗。”会被看作变态的好吗。

五虎退:“那春雪大人?”他小心翼翼地问。

桥原春雪一下子在五虎退的狗狗眼面前败退,扶额长叹:“从今天起,大家都叫我春雪吧。”

“是,春雪大人。”五虎退说。

“咱知道了,春雪大人。”

“呜。”
“呜。”
“呜。”
“呜。”
“呜。”五只小老虎也煞有其事的回答。

其实我只是让你们叫我春雪啊,不是春雪大人啊,桥原春雪在心里哀叹。

可是内心中的那股暖流却让他控制不住想要微笑,两把刀脸上也是满满的无法消退的笑容,春天似乎就这样悄然到来。

没人看到,那颗小小的细细的樱花树上悄悄出现的几个粉嫩花苞。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一直笼罩在这座本丸上方的乌云终于散开了,这是不是能说明未来,也会像今天一样美好,狐之助想。

说不定这位审神者真的会带来幸福呢,在这座被诅咒的本丸中他会重新将幸福带进整个本丸,也说不定呢。

但无论结局如何,这一刻值得铭记。

第一章完

昨天之前,我是没有papa的,因为我太非洲人了,然而昨天我捡了七把papa,papa我知道你太喜欢我了,但也别掉七把好吗?!锻刀从来没有三小时以上的非洲人微笑。
Papa,你这样是会被cao的你知道吗?微笑。

评论 ( 5 )
热度 ( 73 )
TOP

© 夏色的77 | Powered by LOFTER